東方能人網
www.eenwmo.live?
專家:巨浪3導彈應用諸多先進技術 性能先進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東方能人 | 發布時間: 2017-08-17 | 665 次瀏覽 | 分享到:
潛射彈道導彈是指由潛艇發射的彈道導彈,是核三位一體的關鍵一極。核潛艇上需要攜帶裝有核彈頭的戰略導彈,才能構成一個國家的二次核打擊能力,因此任何潛射彈道導彈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媒體焦點。
      如果“巨浪-3”不是傳說

      潛射彈道導彈是指由潛艇發射的彈道導彈,是核三位一體的關鍵一極。核潛艇上需要攜帶裝有核彈頭的戰略導彈,才能構成一個國家的二次核打擊能力,因此任何潛射彈道導彈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媒體焦點。

資料圖:潛艇正在下潛。 周演成 攝

      近日,網絡上出現的圖片顯示,中國海軍唯一一艘032型彈道導彈常規動力潛艇的指揮塔圍殼進行了改裝,后部升高。有媒體認為,它的改裝是為試驗新型的“巨浪-3”潛射彈道導彈做準備。

      科技日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尚無官方渠道消息證實“巨浪-3”的存在,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傳說中的“巨浪-3”性能無疑會更加先進,而且會借鑒很多現有的先進技術。

      “巨浪-2”性能接近俄“布拉瓦”導彈

      軍事評論員王強介紹,“中國實行積極的防御政策,具備三位一體有限核反擊能力。據媒體報道,在潛射彈道導彈方面,我國現有潛射導彈主要是‘巨浪-2’型導彈”。

      1967年,我國開始了固體戰略彈道導彈的攻關和研制工作。經過反復論證后,我國將“巨浪-1”定位為潛地固體彈道導彈,這是中國首枚固體戰略彈道導彈,且最初研究定位為“一彈兩用”,既是核潛艇導彈,在陸地上又可作陸基機動導彈。

      1982年10月12日,“巨浪-1”型固體戰略導彈發射成功。它的成功標志著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擁有潛艇水下發射核導彈能力的國家,具備了二次核打擊能力。

      公開資料顯示,“巨浪-2”潛射洲際彈道導彈,是東風-31彈道導彈的改良型,是我國二次核打擊的主力,構成核三位一體的重要一環。但也有專家認為,“巨浪-2”潛射彈道導彈和東風-31彈道導彈早在設計階段就一同研制,總體方案設計兼顧了兩者需求,“巨浪-2”不是簡單海基版的東風-31,而是進行了很多改進。

      王強介紹,“綜合媒體報道,‘巨浪-2’型導彈應該是采用三級固體火箭發動機,起飛重量超過50噸,能攜帶多枚分導核彈頭,射程達到8000公里左右。‘巨浪-2’性能接近法國的M45導彈和俄羅斯‘布拉瓦’導彈,但與美國‘三叉戟’Ⅱ D-5導彈相比,在射程、投擲重量、彈頭數量、精度等方面仍有差距。”

      潛射導彈技術僅少數國家掌握

      境外媒體報道稱,“巨浪-3”潛射導彈的總體性能要比“巨浪-2”先進一代,達到或超過美國“三叉戟”Ⅱ D-5的水平。

      作為美國海基核力量的核心,“三叉戟”Ⅱ D-5導彈可以攜帶8具MK-5再入載具外加8枚47.5萬噸的W-88核彈頭。其射程高達11000公里,可以使美國核潛艇在港口內發射“三叉戟”Ⅱ D-5導彈,打擊北半球的任何一個位置。

      王強介紹,“三叉戟”Ⅱ D-5導彈的核心技術主要集中在彈體、發動機、制導等多方面。該彈外殼采用凱夫拉環氧樹脂纖維纏繞,具有強度大、重量輕的特點。發動機則應用推力矢量控制技術,柔性接頭技術,加上先進焊接技術,不但保證了大推力需要,也提高了發動機的可靠性。D5彈采用MK-6星光制導技術,并通過新型轉化器并和新制式系統軟件,與GPS系統形成了高效復合制導,在快速反應與作戰瞄準綜合系統配合下,顯著提高了發射準備操作自動化程度,使導彈重新裝定諸元時間大為縮短。更值得關注的是,“三叉戟”ⅡD-5的再入載具圓概率誤差可到90米。

      “需要指出的是,潛射彈道導彈技術門檻較高,對整體國防科技實力依賴性強,一般被認為是大國的利器,除了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外,很少會有國家投入資源進行研發。”他說。

      俄羅斯在潛射彈道導彈技術水平上僅次于美國。除了“魟魚”導彈、“藍天”導彈外,“布拉瓦”導彈是俄羅斯軍隊目前最先進潛射彈道導彈。其射程8000公里,精度達350米,可攜帶10枚核彈頭,彈道高點僅40公里,飛行剖面極低,而且彈頭可實施高超聲速機動,具有機動變軌能力,具有隱蔽性好、生存力強的特點。

      王強指出,“一些謀求大國地位的國家如印度等,近年來也加大了對潛射彈道導彈的研發力度。從目前披露的情況看,盡管印度雄心勃勃,而且也進行了所謂的成功發射試驗,但型號性能距離形成有效威懾尚有差距”。

      未來潛射導彈或應用更多先進技術

      有專家稱,不排除“巨浪-3”利用所謂東風-41部分技術的可能,因為兩者同為固體燃料發動機彈道導彈,有著很多相似點,但這并不意味著“東風-41”能夠被移植到潛艇上使用。

      對此,王強表示贊同。

      “毫無疑問,潛射彈道導彈經過多年發展,技術日益完善,而且隨著新材料新技術的廣泛應用,呈現了加速發展態勢。”但他認為,“從技術體制方面講,陸基和海基差距較大,而且僅從彈體本身來講,高大的陸基導彈基本難以直接進入潛艇服役。如果陸基導彈能夠移植的話,很有可能僅僅是技術方面的移植,比如制導技術、材料技術等。”

      “從導彈技術的發展來看,未來我國潛射彈道導彈可以應用諸多先進技術。”王強指出,一是先進復合制導技術。比如先進陀螺技術,一些抗干擾性能好、制導精度高的原子干涉、光子晶體光纖陀螺等,極有可能進入新型導彈制造中。再比如,類似末助推技術、星光定位、景象匹配等經過優化的制導技術,也有可能與先進陀螺技術一同構成復合制導體制。二是導彈突防技術。比如機動變軌技術、彈頭隱身技術、火箭速燃技術等。特別是火箭速燃技術的應用,可以顯著降低對方預警衛星的紅外探測時間窗口,提高主動段突防能力。三是導彈出水技術。通過采用先進傳感器,優化水下彈道等,減少水下發射過程中難以避免的各種干擾,從而提高彈道控制品質,確保導彈性能不受影響。

(摘錄:魏晉蘭)
  • 頻道推薦
猛龙vs勇士 江苏11选5走势 填大坑免费辅助 内蒙古快3豹子遗漏号 青海11选5开奖电子走势图 明星上海麻将官网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 分分彩计划最准软件 上海麻将胡牌图解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真正的实盘配资 开元牛牛棋牌游戏下载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快乐10分走 股票融资比例ˉ杨方配资平台 牛股票论坛 一分钟快速赛车开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