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能人網
www.eenwmo.live?
書癡的紙間瑰寶——讀子安新書《藏書票札記》
來源: | 作者:東方能人 | 發布時間: 2017-08-24 | 594 次瀏覽 | 分享到:
美國詩人、藏書家尤金·菲爾德說過:“我強烈建議每個藏書迷都為藏書貼上自己的藏書票!書票凝聚了主人對它的所有愛,是一種象征。”
  原標題:書癡的紙間瑰寶

  小普利策夫婦的藏書票 木刻 肯特

  蕭伯納的藏書票 芬格斯坦

  弗雷爾夫婦的藏書票 木刻 肯特

  【周四書話】

  美國詩人、藏書家尤金·菲爾德說過:“我強烈建議每個藏書迷都為藏書貼上自己的藏書票!書票凝聚了主人對它的所有愛,是一種象征。”

  閑翻《藏書票札記》,品讀著各色藏書票,即便是此種藝術的門外漢,我也突然生出欲識書中佳麗的沖動。

  愛書成癡的人,古今中外面目近似,大多如葛朗臺,幾分占有欲作祟,定要在藏書上留下私人標記。中國西漢時期就已出現藏書章,藏書家常在愛書上蓋上印章,章上多刻有姓名、字號、鄉里、祖籍、藏書處所、官職、言志等字樣。

  國外則有藏書票(Bookplate)——貼在書的首頁或扉頁上帶有藏書者姓名的小版畫。通常在票面上印有拉丁文Ex Libris,意為“我的藏書”。它是根據票主的興趣愛好、人生閱歷等要求而制作的訂制作品,并非藝術家自己純粹的藝術創作。

  藏書票有500多年的歷史,可謂名流貴族、文人雅士的珍愛,被譽為“版畫珍珠”“紙上寶石”“書中蝴蝶”。它題材廣泛,涵蓋了神話故事、圣經故事、音樂、名人肖像等。制作精巧,方寸天地,刀筆寥寥,卻氣象萬千,具有獨特的價值。

  1470年至1480年間,世界上第一枚藏書票誕生了。彼時,書籍是奢侈品,只屬于貴族、教會。德國人約翰內斯·克納本斯貝格大概太愛惜自己的藏書了,便請人設計了一張黑白木刻作品《刺猬》——一只刺猬嘴銜野花,腳踩落葉,上方的緞帶是一行德文,意為“慎防刺猬隨時一吻”。這分明是在告誡:此乃我之愛書,請勿隨意觸碰,或借去不還,否則小心刺猬扎手。

  早年藏書票多以紋章為主題,再以寓言故事圖、動物、花草和交織字母點綴。17世紀后,收藏、交換藏書票在西方成為一種時尚。19世紀下半葉,歐洲的名流、文人幾乎都自己動手或請人設計屬于個人的藏書票,一些書店還能根據客戶的需求制作藏書票。

  為什么需要藏書票?比利時版畫家馬克·塞維林給出答案:“一本沒有貼上藏書票的書就好似被人丟棄的嬰兒。”美國插畫大師羅克韋爾·肯特則說:“藏書票是票主的人生縮影,反映了一個人的生活經歷和人生目標。每一枚作品都是票主本人和畫家共同合作所產生的私密的化學反應!”

  在中國,藏書票算是新生事物。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中國第一所現代大學的前身——北洋西學學堂,更名為北洋大學堂。其圖書館藏書票開始使用,據說是在中國應用最早的藏書票。圖案簡單,只有一個圖書館章。票面上的日期是1910年8月23日。而赴美留學的廣西人關祖章,可能是中國最早制作和使用藏書票的個人。國家圖書館曾發現一枚“關祖章藏書票”,它貼在1910年版的《京張路工攝影》中,畫面上一古代書生在滿室書卷中夜讀,西方木刻技法與中國古典風格兼具。作者可能就是關祖章本人。1990年,臺灣藏家吳興文在北京琉璃廠淘書時,發現一本1913年版的《圖解法文百科辭典》,在封面內正中央,也貼有“關祖章藏書”的藏書票。

  20世紀30年代,西方版畫傳入中國,袖珍版畫藏書票引發了文化名流的興趣。葉靈鳳、郁達夫、魯迅、唐弢、鄭振鐸、冰心、巴金、臧克家、錢鍾書、范用、丁聰,都是藏書票的愛好者。

  畫家、作家兼藏書家的葉靈鳳,曾與郁達夫一起推介西方文化,包括藏書票。1933年他親手繪稿刻印的“鳳凰”書票,是中國最早的文人藏書票之一。鳳凰與纏枝紋,黑與紅的鮮明結合,頗有特色。

  魯迅先生喜愛收藏中外版畫,也購藏了歐洲、日本的藏書票。他在日記、信函中也不時提及,如1920年6月12日的日記記載:“夜訪內山書店買《藏書票的話》(齋藤昌三)十元。”1936年3月23日致唐英偉函記載:“十三日信并藏書票十張,頃已收到,謝謝。”今天,你去上海魯迅紀念館,仍可欣賞到魯迅收藏的早期藏書票。

  在《藏書票札記》一書的序言中,馬未都說:“我是相信專家的。與子安交流,凡涉及的藏書票他如數家珍,專業上對答如流……雙語的長處,性格的平靜,以及修身的自覺,都讓我對他高看一眼。在他的幫助下,一位荷蘭學者兼書票藏家的畢生收藏,跨過千山萬水,到達東方的彼岸,故事本身即構成了一個傳奇。”

  這其中又有什么故事、什么傳奇呢?原來在2011年,子安獲悉荷蘭海牙一位老藏家布爾先生想出手“一輩子的收藏”,這批藏品重達3.2噸、多達13萬枚,囊括了從16世紀的丟勒作品到今天歐洲版畫家的新作品。另外,還包括老先生畢生收集的1000余部多語種的藏書票專著。規模如此龐大的藏品,在歐陸亦實屬罕見。

  當然,老先生開出的是天價。子安想到馬未都和他的博物館或許有條件滿足布爾先生所提出的若干要求,來承接下他那擺滿了整整四層樓的藏書票。最終,他說服馬未都赴荷蘭與藏家長談,前后三年,終于買下運抵中國。

  國內愛好、收藏、制作藏書票的人不少,能如高明的偵探一般,破譯出一枚書票的潛藏意義,卻鳳毛麟角。每收獲一枚藏書票佳品,子安會拿起放大鏡仔細揣摩,從主題、構圖、技法上解讀,又翻閱大量外文資料,考證藏書票的票主與畫家之間的故事。于是,就有了這冊《藏書票札記》。從藝術家芬格斯坦、麥綏萊勒、肯特,到作家狄更斯、蕭伯納、里爾克、皮蘭德婁,乃至羅斯福、希特勒、墨索里尼,許多名人都與藏書票有緣,慢慢讀來,才發現藏書票背后有著如此豐富的文化和歷史。

  有人說,藏書票是愛書人最高境界的體現。也有人說,愛讀書的人一定要知道藏書票,做藏書票的人一定要愛讀書。

  《藏書票札記》 子安 著

  生活書店出版有限公司

  (廉勇)
(摘錄:魏晉蘭)
  • 頻道推薦
猛龙vs勇士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黑桃棋牌游戏下载网站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 双彩网开奖结果查询 25选5最佳组合 南京麻将进园子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南京麻将游戏 加拿大快8开奖结果 杀一波 信誉棋牌评测网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图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结果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资产配置的黄金三原 追光娱乐app 最新版